Velog

缓慢爬墙ing...

画手是阿流

(邦信)论老刘怎么帮媳妇洗头

傻鸡小日常





夏天。炎热到不行的一个季节,最美不过洗完澡碰个冰镇大西瓜然后躺在空调房间和喜欢的人打一盘游戏了。

下午,暑假里也是无所事事,韩信就窝在刘邦的怀里乖乖的睡着,刘邦就搂着人儿美滋滋的享受着凉爽。

突然怀里的人问道:“今天周几?”
“周一啊..”刘邦懒洋洋的答到
“该洗头了..”

像刘邦这种直男是不了解长发的痛苦,冬天那还叫好,到了夏天闷热闷热了,一天不洗头皮就贼鸡儿痒,一出汗就得洗。刘邦也提议过叫韩信理一个板寸,韩信就嘲笑他不懂,自己就是长发好看。

这样一来韩信就要一个小时不缩在他怀里,而且这样乖乖的样子也特别少见。
看着已经拿好了洗发水的人,刘邦坐起来喊到
“我帮你洗呗!让我刘小三也伺候伺候韩大爷!”

韩信也觉得是奇了怪了这刘邦,也是一番好意,就答应了下来。


韩信站在了水池的前头,底下了头,刘邦打开了水龙头,将水温调整到合适的温度,指尖顺过韩信朱红色的头发,拿起了边上的一瓶洗发水,挤了三下,便依葫芦画瓢的模仿着韩信以前的模样将洗发水抹上了发梢。

“我靠头发就这么滑了?!”刘邦毕竟是短发,也就用用男士的普通的洗发水。

“等等你拿的是红瓶子还是蓝瓶子?”韩信一惊,发现事情不对。
“蓝的?”
“操!那是护发素!你挤了多少??”
“满手吧差不多!”
“...”有句mmp不知该讲不该讲

然后,然后就可以看到韩信去了楼下的洗发店而刘邦呢?在搓衣板上呢。



【瓶邪】龙和约定者 1

恶龙瓶x王子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小的王国,那里被一个古老的贵族所统治着。当时由于战乱的关系,落魄的贵族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年复一年的,战争渐渐平息了,而贵族也因此扩大了许多,接纳了许多因战乱而分离的人们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一直到现在,统治人也就是吴家的老大。国王有一个唯一的儿子,叫吴邪,是他们家唯一的一个独苗,全家都喜欢的紧。也是遗传的问题,这个吴邪脾气也和他老爹一样倔,十几岁就喜欢一个人往外跑,像是宫墙束缚了他的自由一样,一定要去外面看一个所以然。

国王就头疼啊,把他交给了自己的第三个兄弟,吴三省,让他好好管教一下这个小子。想不到的是吴邪跟着他,爬树,打猎,掏鸟蛋,就没干过一样王子正真该的事儿,还喜欢给他捣鼓一些传说的神话故事。吴邪自然就当不存在的,可是他三叔经历的多,有些事吴邪也半信半疑的。

有天啊,他三叔又来和他讲玄乎的故事了。说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国家里的一片禁林。之所以叫禁林,因为从老一辈就一直流传着有恶龙这一说法。吴邪一直以为是唬小孩的,就比当故事了。可那天,三叔掏除了一张烂兮兮的发黄的羊皮纸,摊开到了他的面前,他以为三叔这次游历各国回来会给他带些珍宝,一看是一张破布,就不高兴了。

“王子殿下啊,您看看这内容呗。”吴三省故作神秘的样子。
抵不住好奇心,吴邪展开了这张牛皮纸,他的指腹拂过泛黄的图片,显然一下怔住了,自我喃喃道:“龙族,真的存在?”那一个个画面都描绘着这个家族的起源到强大,然后龙族变没了踪影。

“三叔,你这东西哪儿搞到的。”吴邪一头雾水,但是心思已经飘到了禁林里去,想弄明白,龙族这种古老的家族。
“秘密。”吴三省顿了顿,“根据我来看,你小子是不是想去禁林。”

吴邪心想自己的心思已经被摸清楚,那老狐狸果然有一手。
“可是,说不定也只是传说。”吴三省耸耸肩,表示没办法帮他。看来还得靠自己,他心想,可是禁林,自己打小也不是没去过,只能说,啥也没有。他吴邪的好奇心就被狠狠得吊起来了。

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个小小的计划了。

于是当天晚上,吴邪偷偷溜进了武器库,寻思着掏几样东西,不巧遇上了巡逻的潘子。
“殿下!这大晚上的,不好好休息,要干什么?”潘子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吴邪问道。
本来管守武器库的不是那什么最近那个新来的伙计吗,突然换成了潘子,一定是三叔心有余悸,料到了自己的行动,不得不还是心中大喊倒霉。
“出..出来逛逛,太闷”吴邪赶紧遍了个谎。
然后潘子就和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还有工作。

吴邪回到房间,叹了口气,夜深人静的,他就翻开这牛皮纸,总是有股熟悉的感觉,他也不知道从何而来。月光朦朦胧胧,就和吴邪的心情一样郁郁寡欢的。灯光下,没有一点困意,吴邪翘着椅子。
对了!胖子

胖子是吴邪一个很好的朋友,是在城外认识的一个特讲义气的人,两人聊得十分投机,自然非常熟悉对方了。

大早上的,天还蒙蒙亮,吴邪爬上了里宫墙最近的树,,熟练的翻出宫墙,几乎是跑到了胖子的家里,看见胖子已经起床了。
“有事了!”吴邪喘着气。
“怎么,需要胖爷了,王子殿下?”胖子打趣到。
“我想去禁林,有装备不?”吴邪急辞的问道,“我那个三叔是铁了心不让我去。”
胖子吃了个大惊,只要是生活在这儿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忌讳的地方。

“王子殿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胖爷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这老一辈就告诉我,去不得!”

“就帮兄弟这一次吧!”几乎是来不及等胖子来调侃。
胖子看他这样,也只好带着吴邪跑遍了小镇所有偏僻的地方,搞到了些必备的用品。胖子每过一会儿就问问原因,吴邪是闭紧了嘴,没有告诉他。

当天晚上,吴邪蹲在城堡的书房里,几尽翻遍了关于龙族的所有故事。从什么犄角旮旯里掏出了一个包,装进了胖子给准备的东西。一切准备就绪了,吴邪打开那最后一本关于龙族的书。
看着书中一切一切的描绘,吴邪相信了,这世界上,有龙。

那时候,龙族是由很多不同种类的龙组成的集体。其中有种龙,是能化成人的,而龙,也被人们说成了象征着邪恶的种族,被那些骑士赶尽杀绝。有一个龙族的大家族,是唯一一种能化成人形的家族,所以才幸免于现在。
突然,一张照片,从书页里掉出来,已经灰尘漫漫,是个人的背影。他抹去了灰尘,模糊一看,是个少年的背影的样子,等他看清了,居然是十几岁的自己,他翻过那张照片的背面。照片背面有一行小字:

“我等你。”
署名是个叫张起灵的人。
无数的问号已经充满了吴邪的头脑,他无论如何都记不得有个叫张起灵的人,出现在那个时候,仿佛记忆被剪切过一般,但心里强烈的告诉他,张起灵肯定和他要探索的龙族,有着莫大的关系。



大概是下一章,有小哥了!

【瓶邪】事不过三

外头的雨渐渐落下来了,屋里还是很暖和的,暖气充斥了整个房间,让人睡得身子骨有些僵硬了。

我升了个懒腰,掀开被子,想不到已经是下午了,出了房间,瞟了一眼沙发,那闷油瓶子在看报纸。都什么时代了,还看报纸,仿佛过上了老年生活似的,我暗地里笑他,和胖子一致认为他参加夕阳红挺好,戴个红帽子,特别适合他的。而闷油瓶就用那种,看小孩的眼神看着我俩。

“醒了。”张起灵放下了报纸,直勾勾得看着我。
“恩。”我揉了揉自己有些翘起的头发。然后坐到了他的身边,顺手拿起他的报纸,“小哥你还关心国家大事啊?”我想发现啥秘密一样兴奋。
“随便看看而已。”

在我眼里,闷油瓶的性格有时候和出家老和尚差不多,所以有时候也想戏弄戏弄他的。
放在现在来说吧,闷油瓶还算个三好青年,总是给人一种很稳重感觉,如果再外向一些,就算妇女之友了。

于是我装作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和他说又有些小小的困意,他拍拍肩膀,示意我靠上来,我就乖乖的靠上去了,轻轻嗅着他衣服上洗衣液和太阳晒过的香味,眯起眼悄悄看他。他的侧脸,会给人感觉一种很干净的感觉,眼眸微微得下合,装作没有看见我在看他,伸过手来揉了揉我的脑袋,我隐隐觉得耳根有点发热了。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就算我闭了眼,也能觉得他的眼神在我脸上至少路过五次!等到再次听到他拿起报纸的声音,我快速的在他的左侧脸颊上亲了一下。那闷油瓶就傻愣愣得看着我,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他到还没啥反应,我的脸就涨的通红通红了,他还就真的是那什么,闷油瓶!我想,大不了这次就豁出去了。
接着,张起灵的右脸又多了一个我的吻,这次而且发出了“啵”的声音。
好了好了,该有点反应了吧,我心说。眼睛其实根本不敢去看他,怕露出什么破绽。
大概,在张起灵的眼里我早就破绽百出了。

“耳朵通红了。”张起灵看着我,“吴邪。”淡淡的一句话,我几乎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嘴角有些上扬。

我干脆坐到了他的腿上,赌气般的压了他一下,然后去啄了一下他的唇,张起灵的手就一下上来的,紧紧握住我的腰,生怕我逃跑一样。
“事不过三。”说罢,张起灵就来胡乱的吻我,直到我喘不过气来,手撑在他的肩上。

“是你自找的。”

(邦信)三个小日常

这次是学院风啦
甜甜腻腻的恋爱故事

已经在一起啦


1
刘邦特别喜欢去下馆子,原因是韩信做的菜太难吃了。
于是每次韩信都把他堵在了宿舍门口使劲把菜送在了刘邦的嘴里。
一股焦焦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尝,苦的。
正想感叹那是什么,韩信就说是番茄炒蛋。
???这鸡儿不是烤焦了的串..吗?
面对着自个媳妇期待的脸色,连连疯狂点头说着好吃,脸色已经惨白了。
可是,怎么办呢..刘邦叹了口气。
第二天肚子里就是翻江倒海,怎么了呢..吃坏了

2
韩信有个小小的癖好,就是睡觉的时候喜欢卷被子,基本上就是刘邦半夜冻醒的。用手去摸索,韩信就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蝉的蛹。
刘邦就喜欢把手放在韩信的腰上,悄咪咪搂上去,然后把自己那块的被子压在身下头,把脸靠在离他很近的枕头边上,闻闻洗发水香香的味道,伴随着韩信的呼吸声入睡。

3
刘邦喜欢亲亲韩信,即使是在学校里也是。不行怎么办,那就死缠烂打呗,每次刘邦凑过来,韩信都会用手回挡回去,耳根子却是红红的。
行了行了,能看到媳妇脸红就很满足了..
每次早晨刘邦都是第一个到的,可是这一次他发现韩信来早了。韩信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想不到的是,一个轻轻的吻在刘邦的嘴唇上,特别快的,韩信头转了回去,“给你了..今天还特地早到...没有人..” 人的脸却是红了大半。
就是喜欢,怎么办呢。

colourful

我可能把梗写废了
回坑划水的第一篇
梗为
colourful口型和i love you 是一样的
————————————
“信,colourful,你知道什么意思嘛?”刘邦将脸凑到被称作“信”的少年边上。

韩信并没用多说什么,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瓜子,“是不是上课又没有听..?”话语中多少带有一点小小责备的语气。
“当然没有!”刘邦委屈似的用手抱住了脑袋,做了个“略”的表情,“意思就是,有了你,世界里就无黑白。”
“什么?”韩信像是似懂非懂一般看着眼前这个用手笔画着的人。

在这之后,每天刘邦都会像准时一般在韩信面前说一句“colourful”。韩信也就把这当作刘邦对人生每天的积极向上了,没有去多管的发生。只是他渐渐觉得刘邦越来越喜欢跟在他的身边,形影不离。喜欢从后面来抱住他,在他的耳边说一句“colourful”。
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细微的肢体接触都会让韩信的心跳加速,每一次都是想要推开又像潮水般涌来的感觉。
韩信总是小心翼翼的保存着这些压箱底的喜欢。
对于每一次的拥抱都会被韩信躲开的刘邦,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深深沉思了这个问题几天。结果收到的是一封语言混乱的告白信,对,韩信给的。
于是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的两个人。

那个晚上,两具身体缠绵不休,满足而欢愉的一夜里,他侵占着属于自己的所有,一遍又一遍。

每一天从刘邦的早安吻开始,一个甜腻的吻,韩信总会用脖子去蹭他。半夜互相抢着被子,而刘邦总是受冻的那一个。
每次下课都是粘在一起,上课刘邦天天帮韩信放哨着,半夜睡眠不够这种事,一个月也有那么几次。

一个三年过去了,说快也快。
高中毕业后,刘邦选择的是出国。那天韩信一直一直牵着他的手,他怕放开就丢了这个人。刘邦感受到了他的局促不安,轻轻的印下一个吻在他的唇角。夕阳西下,金光照进了机场里,韩信朱红色的头发被渡上了一层辉煌,一直印在了刘邦的眼里。
告别的时候,刘邦在窗户上呼了口暖气,写下了colourful,用口型说着,colourful。

在韩信的印象里,刘邦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这一次分开也是。

叮咚——
一条微信 刘邦的
“i love you”

“colourful..i love you”
韩信愣住了,原地思索了半天,轻声念出i love you.

我也爱你。


所以,他爱我。一直都爱我。
“my whole world was black and white”
“so colourful so beautiful”






end

奶爸的争宠日常1


*邦信
ooc了ooc

据说作者这篇文里男男可以生孩子!(私设)羞涩/
所以……




自打刘邦和韩信结婚以后,两人就过上了性福,没羞没躁的日子。

那是个突兀的一天
“刘邦你要做爸了:)”
点醒了刘邦人生中的重要时刻,啊——女儿!

没错刘邦心心念念的是女儿

当护士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恭喜你,是个男孩。”

他觉得世界崩塌了,不!!我可爱的女儿!
他看向这个襁褓中的孩子,用一种很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
“哼,一出生就已经感觉到父亲的帅气了吧。”

他发现孩子并没有看自己而是哭了起来。
啧,一定是找妈。

他看韩信一脸心花怒放的接过孩子,他已经隐隐觉得他的地位不保,可能比自己家狗都低。
他咽了咽口水。
忍住刘老三。
毕竟是自己孩子,他安慰自己到。

回家打开群聊都是,
李白:恭喜啊,男孩,地位不保啊刘老三。
张良:希望你孩子有点头脑。
刘备:恭喜啊!
刘邦:果然还是大宝贝好:(
刘备:我儿子可听我话了。

你过来我给你个buff:(


奶爸
真难做。

“刘邦过来换尿布。”
“刘邦过来帮孩子洗澡。”
“刘邦…………”

韩信:喂奶有这么麻烦吗……

刘邦用死鱼眼势盯着怀中的孩子,颤颤巍巍拿着奶瓶,放在孩子的嘴里,谁知那孩子却转过头去,像挑衅似的。于是他超凶的再看了一眼,他却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豆大的泪水挂在眼边。

“哇——”
“刘老三我说你还会干什么?奶也喂不好?!”
“干你。”
韩信只好红着脸抱着孩子走了。



孩子长大了,长的是像韩信,就是这性格简直和刘邦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当然刘邦负责了他的接送任务。
“我的小祖宗求求你上学去好不好?”
想当年刘邦可是意气风发,现在却对一个小屁孩鞠躬低头。
“不要,略!”一个鬼脸对了刘邦示威。
他只好一手提着孩子,一个和善的微笑“幼儿园有好看的老师哦!”
那孩子突然兴奋,就是个八百米冲刺。


但刘邦死也想不到他继承了自己撩妹的功夫。

“妈!我想请同学来家里!”孩子在韩信身边来回走动。
“可以啊。”韩信笑了笑“这么快就交到朋友了吗?”

第二天
“麻麻我来了!”
门口四五个女孩子,孩子只是一个自信的笑容。
韩信:卧槽刘邦你教的孩子???
刘邦:我没啊????
刘邦你是不是忘了以前在学校里是怎么撩妹了?




话说
谁帮他们孩子起名字
我本来想的是刘商(刘老二)
起名废的凝视!

烟消云散0

*邦信
幼年信设定
不是年下!不是年下!!!!


无论我们前世是怎么样的,在这一世终会烟消云散。





开始?

烟雨朦胧,凉风起天末,挺令人惬意的天气,让人浮想联翩的雨季。

雨,从飞檐落下,殊不知哪朵云遇上了伤心事儿。

下雨了,雨丝打在红色的油纸伞上,一派凉意。不经意间能勾起往事的雨,下着。

紫发少年一袭白袍,眉似墨染,唇似胭沾,雨中逍遥漫步,好不自在。

走进小阁,透过竹窗,雾气朦胧,从烟雨中勾勒出的一派诗意,有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味道。

少年的瞳中倒映着涟漪的湖水,一纹纹荡漾开来,人儿眼中皆是温意,想起那孩子,便又勾了勾嘴角。


曾经……
竹林随风摇动,竹喧萦绕。那是少年还是10岁,小声嘀咕着些个什么,青蓝色的袍子十分亮眼。

一阵啼哭声打断思绪,像着了迷一般不断往竹林深处走去。
随着越来越近的哭喊声,哦,是个五六岁的孩子。

当他与孩子对上眼,他不禁顿了顿,几乎使出来最为温婉的声音问道那孩子怎么了。

那孩子停下了哭泣,只是这样看着他。
“你怎么,一个人?”
“爹娘呢?”
“死了。”
孩子眼中的光,暗了下来。
他的心仿佛被揪了起来。
“我带你走吧!”一双丹凤眼弯了下来,笑了。
他将手伸向孩子。
“恩。”
冰冷的小手紧紧拽着刘邦,好生怕失去些什么,他始终撇过头去,不看刘邦。

雨大了,刘邦只得带他去避雨。
温暖使被微微淋湿的两人回复了些体力。
他揉了揉孩子朱红色的长发
“你有名字吗?”
“韩信。”
韩信……
好像在哪儿听过
他望着孩子湖蓝色的瞳,将手放在他冷冷的小脸旁,一个勾唇的笑。

“我们回家吧,韩信。”
“好。”
孩子紧紧跟在身后,回到那条熟悉的路。





说好甜文的,我始终坚持着!!!
相信我!!!
我不会突然的弃坑!!!
暑假一定填完

【邦信ABO】引狼入室(上)r18

*邦信
*abo
德古拉x特使emm


和你们岫子太太写的合作文,她第一次写但是超棒的
好看的算他的,不好看的算我的

走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ada82e200238


吃的开心
喜欢点个小心心或评论❤️

我的人,办我的事1

*邦信
黑道paro
啊邦信好邦信妙
想要改变那种恋爱小女生的文风


夜深
然而这是危险的开始,这场黑暗的交易,无人知晓……

“一万”
“一万五”
“…………”
“二十万!”
“成交”

“啧,这是哪儿”
从记忆里只记得一堆人把他打晕,然后,就在这儿了
他试了试挣扎,绑死了
“可恶”,也只能情绪上的不满
他所不知的,到时候这些情绪可不归他管了,属于那所谓的“主人”


“有请我们的压轴拍卖品”一个男声略带无情的声音


展厅上,一个红发的男人被绑着,尽管多么的不屈,还是被绑来参与这种肮脏的地方,人口拍卖吗?有趣

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始终不抬头去看,对此的不顾一屑,引起了他的注意

狼,看上的猎物是不会跑的

台下的所谓的“富商”,都纷纷出价,这种充满诱惑的年龄,谁不想得到他呢

“五万!”
“五万二”
“七万”
“……”

“良,这个人,我要了。”声音磁性而又低沉,紫发男人绕有兴趣的看着展台上的人,“看起来是脾气挺倔强的人啊,我喜欢。”

“可您向来都对这种活动视而不见,这……”金发的男人,明显是他的手下,投过镜片看到的是他的不安

“别废话。时间可不等人……”他突然起身,留下一抹神秘,“人到了交给我就是。”

“二十万!”
一个男人骄傲自满的回答让全程安静
“良,告诉他,五十。”

“五十万。”
全场的目光看向这里
“三!?”
“二”
“一!”
“成交”

“刘总,你从来不抢我的人的啊”
“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没有理由。”
男人只是抛下一句话,领上西装
是时候该去调教一下了,我的野兽


之后,韩信就被一堆人带走了
“喂放开我!”他试图挣脱绳子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是刘总要的你啊”

刘总?谁?他拍的我?为什么?
一个个疑惑的问题在脑中闪过

“人到了”

韩信对上那人的眼时,只有一种感觉——狠
紫瞳里的冷酷,让他不禁躲开视线
“看着我。作为你上层的命令”
他的手扶上韩信的脸,逼他将下巴抬起,嘴角微微勾起,在他耳边说到:“我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报酬就是,为我做事吧。”
“可……”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刘邦放开了他
在他唇上一吻
“留给你的印记,懂得,在我的面前,没有拒绝”
只是痞痞的一笑,走了

“你……”韩信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威慑里和占有欲


是吗,为你干活,命可不值钱哦
行啊,刘邦




这篇吧我超喜欢设定qwq
会写的!

看谁先追到吧2

*邦信 白鹊 微吕赵 信白友情向
后面应该会有备香吧ummm

果然双向暗恋,超棒






自打这两恋爱中的傻子打赌之后
韩信整天追着赵云怎么追到吕布的

“子龙子龙,怎么追人啊qaq”
“喜欢就说不就好了,怂啥”
“我……”
“对了,今天和奉先有约,先走辣”
说着哼着小曲走出了门
“云云的变了!”韩信举着尔康手,看着他走出了门


午饭后,韩信强行拉着李白来到图书馆
“我我我说韩重言,你以前从来不来图书馆的啊”被韩信拉着的李白欲哭无泪“我还要找小医生”
“别说话,今天扁鹊会来图书馆的”
李白心里咯噔一下:“韩爸爸我错了!”
之后随着韩信的视线看去,好吧,是刘邦

韩信眼里:刘邦轻轻翻着书页,在阳光下的紫瞳有着无比柔和的光,刘邦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手也好看,他哪儿都好看嘿嘿嘿

“看完了呢”
躲在书柜后面的韩信听到脚步声渐渐逼近
韩重言韩重言你要冷静!!!
不好!朝着过来了
“另一本应该在这来着”说着用余光看到了边上的韩信,果然脸红也很可爱呢
“同学,你在找书?”温柔的男声说到
“啊?”他尽量背过去,不想让刘邦看到他脸红,“就是那本”只好随便保了个名字
“正好我也要看,要不你看完给我?”然后冲着韩信笑了笑
你不知道你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吗,韩信默默想着
“你稍微让一下”
“哎”
韩信感觉刘邦的呼吸慢慢接近,一双手伸向书柜,闻到衣服上很好闻的柠檬洗衣液
看着他愣愣的站在那儿,便用书敲了敲他的脑袋:“想什么呢?对了之后你把书给我不太方便,这是我电话”

韩信接来递的书,看了看纸条上的字,真的好喜欢他


“被撩到了吧!”
转头看见李白欠揍的脸
“要,要你管!”然后离开了


身后的人发话了:“太白,那个人是你说的重言?”
“对啊!”
看着李白的回答,让扁鹊总有一种不好受的感觉,不不不你想多了,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李白,不不不
“恩?吃醋了?”手摸在他柔软的头发上
“不可能!”便也匆匆离去

李白:不知所措





下篇可能主白鹊线吧qwqqq
喜欢就点个小心心或者评论一下吧ヽ(*千з千*)ノ
爱您